饮食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丝路乡土美食】削筋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30 来源:中国甘肃网 点击:0 评论:0
  在温饱难于解决的日子里,削筋不能算作美食,但它确确实实是那个时代的记忆。我现在也很纳闷,为什么那个年代,铺天盖地的是玉米。甚至,有些人家宁可粜了小麦也要买玉米,只留一点点的小麦招待客人请阿訇或过尔德节古尔邦节。

  玉米是那个年代的主粮。就一样玉米面,人们就变着法地做,平常就早上玉米面粑粑,下午削筋。有空闲了,才做搅团,锅鲰、馓饭之类。因为做的瓷实,吃到肚子里耐饱,所以主妇们乐此不疲。

  那时上学,早上去时拿一个玉米面粑粑,下午放学回来吃的饭十之八九就是削筋了。农忙时节,三四点吃完大人干农活去了,一大碗削筋坐在洗干净的锅里。灶口有火,尽管糊糊的,有些黏成了一块,但吃起来热乎乎的,甚至有些烫口。高兴了,就咕噜噜狼吞虎咽了。如果哪天不高兴,甩碟子掀锅盖,惹得奶奶也不得安生。现在想想,自己那时是多么幼稚啊!脾气发完了,肚子更饿了,于是端过一大碗削筋风卷残云。有时,放学回来,母亲还没下地,我烧火,母亲削削筋。快开的水加碱面烫面,趁热将面揉成团,然后搓成一根根细擀面杖粗细的长条,一根根整整齐齐地码在小案板上。锅里的水开了,母亲将放有面条的小案板放在锅边,左手按着面条,右手挥动刀,切萝卜片似的将面削进锅里。五分硬币大小的圆饦饦在锅里翻滚着,炒好的菜顺势倒进了锅里。等到锅里再一次沸腾,削筋就做好了。一口一片地吞咽着削筋,尽管有些涩,没有白面爽滑,但心里暖暖的,吃一口,仿佛攒了五分钱,一碗削筋下肚了,似乎攒的钱更多了。那时,下到锅里最多的是萝卜缨子腌的酸菜,只有来亲戚了,母亲才偷偷地给我留一些炒的菜。

  记得上高中的一个周六,回家一口气吃了四碗削筋,吓得母亲暗暗吐舌头,担心吃坏了。但她哪里知道,住校的我每天吃饭都是在一顿顿的凑合。那天的削筋不同于往日,剩下的馓饭掺着和的面,又有给亲戚做饭留下的肉臊子炒菜。那一天的削筋让我至今难忘。

  许多年了,再也没吃过削筋了。前些日子回家,碰巧没面条了,菜还有。母亲说,吃不吃削筋?我怀着迟疑的口气哦了一声,削筋有什么好吃的!不一会儿,削筋上桌了,白白圆圆的面,加上羊肉臊子酸醋红红的辣椒,看着都让人眼馋,加上坐车倒车一整天没吃饭,咕噜噜一口气吃了二碗。还想吃,母亲说,没了!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削筋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不久的将来,说起削筋,我们的下一辈不知是何物。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