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丝路乡土美食】地软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30 来源:中国甘肃网 点击:0 评论:0
  老家的人基本上是不吃早点的,九十点干粮下午三四点饭,因此,清晨的县城,像我这样熟悉的陌生人是很难找到卖早点的。七拐八弯,找到了一家还算上档次的饭店。这里还卖早点?我疑惑之际,朋友轻车熟路地推门而入,我也懵懵懂懂跟了进去。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放眼望去,周围的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吃什么?朋友问到,牛肉面,还是稀饭包子?我问包子都有什么馅的,朋友说,羊肉牛肉,还有地软的。我如获至宝般兴奋不已,多少年没有吃过地软包子了!

  地软也叫地皮。它无花无叶,无根无枝,就那么黑黢黢的一小片、一小片在地上趴着,活像是大地褪下来的皮;地皮之称,真可谓实至名归!

  地软在植物谱系中属层次比较低的藻类,对生存环境的要求不高,所以从北到南,到处都有它的踪迹,因此,它的别称就相当多。俗一点儿的有地踏菜、地木耳、地钱、岩衣……雅一点儿的则有天仙菜、葛仙米……

  阵雨初歇的午后或春雪融化的傍晚,村里的妇女儿童就挎着篮子出动了,拾地软软去。为了表现这项劳动带来的愉悦,我们特意在软之后又加了一个软字。于是河滩,沟畔、荒坡,到处洒满了花花绿绿拾地软的人。手快的女孩子一阵功夫篮子底就苫住了,我们男孩子还以为拾地软跟拾牛粪一样轻松,全挑拣了家里最大的篮子。荒滩有水的地方地软多些,一片一片的,柔软而嫩绿,放在手心里,打破的蛋清一样似乎在晃动。干燥的沟坎边就很少了,偶尔有,指甲盖大小,黑黑的,干干的,似乎二根手指一研就成粉末了。绿绒绒苔藓连片生长的地方,羊粪蛋多,地软也特别多。于是,家乡有一个谚语,“羊粪蛋变地软,绿木木(苔藓)作证见。”虽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人们认识到了地软对生存环境的要求。潮湿,有水,苔藓植物才能生长,有羊粪蛋,才会有充足的养分,这样,寄生其上的地软就可以疯狂生长了。

  一个下午,女孩子们多半篮子了,我们男孩子还在你追我赶。这边赶到那边,河滩追到沟坎,听人家喊找到地软了,空篮子一拎就飞奔而去,小猫钓鱼般一无所获。临回家,央求姐姐或妹妹将空篮子带回家,自个早就跑得没影了。

  翌日蒸地软包子。夜里一个大盆子里泡上地软。拾来地软的姐姐趾高气扬,我就像小厮似的被呼来唤去。先是洗地软。泡得水都发浑的大盆子挪到院子里,将混浊的水倒掉,再倒入清水,我的工作就开始了。拿来一个小凳子坐下来,一片一片地捞起地软,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着,左手食指顺着水捋开,将深藏里面的沙子草屑土之类的东西漂洗到水里。洗干净的地软放在旁边用凳子支起来的竹筛里,待洗的地软和我的手一起浸泡在冰凉的水里。大半天,所有的地软都摆在竹筛里了,我的手指红里泛白,腰都直不起来了。手还没有暖热乎,姐姐一边唠叨着说是没洗干净一边催着剥葱了。葱剥好了,母亲的豆腐丁也切好放盆子里了。下来拌馅子。母亲将姐姐重新洗过的地软倒了进去,然后又倒入切碎的葱末,放了花椒面,清油,食盐,然后就用筷子有力地搅拌,姐姐在一边揉面准备包了。

  我这个伙夫就用力地拉风匣,一个劲地添柴。十来分钟后,第一笼出锅了,第二笼包好了。我手刚伸过去,母亲的斥责声就过来了,别动!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像蛇咬了似的,刚出锅的包子烫得我使劲甩手原地乱跳。

  晾了一会的地软包子松软爽口,吃起来特别香。吃了一个还想第二个,不知不觉间,十个包子就被我消灭了。

  此后许多年没有吃地软包子了。前两天在东桥头的小吃摊吃豆腐脑,碗里飘着几朵深绿的东西,嫩嫩的脆脆的,忽然间感觉吃到地软了,问妻子,妻子淡淡地说,哪里有地软,是紫菜。地软金贵着呢,哪里能给你放二三块钱一碗的豆腐脑里?

  回老家,问起地软,大家摇头说,好几年没吃了。是生活好了看不起吃了,还是什么原因。问问经常放牛羊的叔叔,叔叔苦笑着说,这几年雨水不顺,干旱少雨,很少见了。

  吃包子的过程中,我特别地留意,看店家是否李代桃僵,拿随处可以买到的紫菜来冒充地软,但从第一个吃到第五个,都是那么的松软爽口清淡嫩脆,是实实在在的地软。朋友还想再要一笼,店家深表歉意地说,没了,牛肉羊肉的还有,你们要不要?牛肉羊肉的一个一元,地软的一个二元。看来,物以稀为贵,店家的地软也来之不易。

  地软除了拌馅料做包子,还可以熬汤。小时候的地软拌汤,酸滑爽口,清香嫩脆,现在想起来也是美味。

  地软具有丰富的蛋白质,钙,磷、铁等,可为人体提供多种营养成分,具有补虚益气,滋养肝肾的作用。同时,还有主治目赤红肿,夜盲、烫火伤、久痢,脱肛等功效。

  地软学名普通念珠藻,是一种极低的藻类植物,它和学名发状念珠藻的发菜是一母同胞。由于发菜的发字和南方人所说的发财的发字同音,所以深受人们的青睐,身份也高贵起来了,成了可登大雅之堂的名菜。人们大量的食用,催生了发菜的研究与种植。地软的命运却不同了,以前同普通野菜一起是农村人的救命菜,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长环境的恶化,地软不被人重视的同时,也渐渐步入频临灭绝的行列。

  命运造人,命运造物。如果自然环境继续恶化,也没有人为的研究和培植,也许不久的将来,地软就从我们身边消失了。说起地软,我们的下一辈竟然会不知地软是何物。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