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丝路乡土美食】醋粉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30 来源:中国甘肃网 点击:0 评论:0
  以前几乎是贱卖的醋糟卖得比醋还快。醋淋完没二天,买醋糟的人就上门了。以往装好等买主,这会儿买的人自己动手了。承包了面粉厂制醋车间的姑父很是纳闷。从街上回来之后,姑父便有自己的想法了。原来,穰皮摊子上出现了一种黑沉沉的东西,和穰皮一个价,吃的人还很多。这就是醋粉。醋糟涨价,女儿女婿自己动手蒸着卖醋粉。

  高考完到县城体检,于是去了姑姑家。姑姑说,帮着淘醋粉吧。

  大缸里舀四五马勺醋糟,带龙头的橡胶水管拽过来注满水,搅醋的大木棒在缸里翻江倒海,然后,另一口空缸上面放一个箩,大铁马勺舀了上下翻腾的醋糟和水往箩上倒。粗一点的颗粒留在了箩面上,细淀粉随着水流进缸里了。放置一个晚上,上面的水很清澈了,缸底已经沉淀了厚厚一层灰白色的淀粉。取出这些淀粉,用凉水搅拌均匀,铁勺一下一下地舀入铁皮做成的深度不到一厘米的面皮箩箩,放进水花翻滚的锅里,盖上锅盖,四周捂得严严实实。五分钟以后,掀开锅盖,油光锃亮黑油油喷着一股酸香味的醋粉便出锅了。为了不让醋粉粘在箩箩上,倒进面糊之前,一定要在箩底抹一层油。等一会,晾凉了,面皮箩箩翻个过扣在案板上,切成或粗或细的条条,放入碗里,浇上芥末,芝麻酱,酱油,蒜泥,油旺旺的辣椒,就可以长筷搅动大快朵颐了。醋粉本身是酸的,所以大多数人是不调醋的,但也有另类,非得酸的掉牙才对味。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外地人是吃不惯醋粉的。就像西安赫赫有名的老孙家羊肉泡到了天水终究水土不服,我曾经带了一些给亲朋好友,但没一个吃后还说想要的。

  小县城的人吃醋粉就和天水人吃呱呱西安人吃羊肉泡一样稀松平常。馋了就去醋粉摊上吃一碗,顿觉酸爽润滑神清气爽,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舒服。在外地的想吃了,就一碗一碗的装好,调料另装,长途捎带。我曾经给家里带了一些。自以为聪明,一张卖五碗十五元,我二十元买了二张,拿回家四分五裂不成一个整体了,害得我一个人连着吃了一个礼拜。

  有人买了老家县城里的桶装醋,问我是不是粮食醋。制醋的没醋糟,酿酒的没酒醅······种种的食品安全问题闹得人们草木皆兵,但老家县城里的醋却是千真万确的粮食醋。囿于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尽管物价上涨成本增加,醋的价钱高过了外地来的品牌醋,但人们宁可贵一点也要买本地人做的粮食醋。制醋的供给卖醋粉的醋糟做原料,卖醋粉的给制醋的做了宣传。试想,没有了粮食做醋,哪里还有醋粉?于是,我问道,醋粉,知道不?醋糟就是原料。连连点头,知道知道,挺好吃的,就是太酸了。

  醋粉,真真切切的家乡味道。据我所知,除了家乡,其他地方根本没有,连听也似乎没听说过。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饮食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