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民间文化>  
荷花舞,去原野还是上殿堂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30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点击:0 评论:0
  荷花舞,原名“云朵子”,由传统的“地云子”发展而来,是庆阳社火中长期保留的一种娱乐节目。它源于古代周族的赛社祭祀活动,保留着诸多农耕文明的印记。

  上世纪五十年代,著名舞蹈家戴爱莲将“云朵子”改编后搬上舞台,并在波兰的演出中荣获金奖,燃烧起当地人表演和改益荷花舞的热情。

  现在,荷花舞已成为庆阳市许多大型节庆中的必备节目,演出阵容可多达数百人。

  但是,随着现代舞蹈元素越来越多地加入,荷花舞也难免逐渐少了些原生态的韵味……

  西峰荷花舞的变迁

  五月的庆阳市陇上风情文化园,闲暇的人群静静地坐在台下,伴着朦胧的月光,重温一场花开的梦。

  荷花舞,是庆阳特色舞蹈,多次在国际国内重大场合展现锋芒,并已载入《20世纪中国民族舞蹈经典》,庆阳也因此被中国民俗学会命名为“荷花舞之乡”。

  荷花舞的非遗传承人胡碧峰说,荷花在当地的传统中一直具有很强的神性,它的出现一般都有祥云作为衬托,荷花舞,在最初便是一种娱神色彩浓郁的舞蹈,含有乞雨祈福等文化蕴意。

  西峰是历史久远的文明古地,相传夏太康时,周先祖不窟、公刘就曾在此“教民稼穑”,开创了中国农耕文化和传统农业的先河。庆阳的民俗家认为,荷花舞与传统社火表演中的“地云子”一脉相承,发源在古老的董志塬上。

  地云子,也有人叫做“地游子”、“云朵子”等,据西峰区文化馆非遗保护办工作人员马浩夺介绍,其产生的具体时间已经不得而知,但确实有着久远的历史。

  做一个四边形或六边形的彩盘,各角放一盏小清油灯。人立于彩盘中,各内角拴一条丝绳,挂在肩上,将彩盘垂至小腿,再穿上戏装,把丝绳遮掩住,人以小步行走、旋转,彩盘边角上的青油灯也随之飘动和旋转,忽悠不灭,明暗隐现,煞是好看。

  早在陕甘宁边区时期,宁南县南仓社火队的刘志仁就对传统社火中的“地云子”进行改创,将“云朵子”改为“莲花灯”,在延安进行了演出,受到了毛泽东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上世纪40年代,舞蹈艺术家彭松教授来庆阳,见到了“地云子”表演,大加赞叹,并将此舞带到了北京。上世纪50年代,著名舞蹈家戴爱莲来庆阳采风,观看了当地人的“云朵子”表演,从中汲取了丰富的灵感,将其进行艺术再创作,改编定名为“荷花舞”。

  改编后的荷花舞赴波兰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演出,荣获金奖,荷花舞也从此登上“大雅之堂”,庆阳当地的“地云子”、“地游子”、“云朵子”等各种表演也开始统称为“荷花舞”,并有了更大的影响力。

  马浩夺说,因为庆阳没有戴爱莲在波兰演出的音频资料,因此后来当地演出的荷花舞,并没有直接从戴爱莲的表演中获得借鉴。但戴爱莲的演出在扩大荷花舞的知名度的同时,很大程度上也刺激了当地人表演荷花舞的热情。

  上世纪90年代,庆阳师范学校曾将荷花舞作为校园文化的典型进行设计排练,荷花舞也逐渐吸收了一些现代舞蹈的元素。

  现在,荷花舞已成为庆阳许多重大场合的保留节目。

  西峰区文化馆馆长张震一回忆,“每年庆阳香包节的开幕式上,都有西峰荷花舞的演出,有几次还排演成500人阵容的大型舞蹈,引起很大轰动。已经举办过的几届庆阳农耕文化节中也都进行了荷花舞表演,寄托人们的祝福和感恩。”

  当然,这样的大型演出中,特别是在离开了“社火”这一原生态的演出场所,荷花舞不可避免地丧失了一些原有的况味,留给人们一些失落和感怀。

  “美则美矣,但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我们这里的地域特色不明显了,看起来和别处的舞蹈差别不大。”有人表达出这样的观点。

  现在,庆阳社火上仍有传统的荷花舞演出,但仍然少了许多“原汁原味”。

  社火上的“云朵子”

  荷花舞最初是在社火上演出的。

  原始的荷花舞是集曲艺、音乐、纸扎、民间美术于一体的,蕴含着浓郁的巫神气息。这种在民间生长起来的舞蹈,并没有固定的程式,随表演者的不同,可以进行不同的诠释,共通的,是渗透于其间的情感以及呈现给观众的水面荷香的韵味。

  胡碧峰说,原来当地耍社火的活动中有“踩车”,“车亭子”边上装饰荷花,拿云陪衬,人立于其上,很耐看,但死板了些。他叔叔就想,能不能把“死社火”变成“活社火”?

  有了这个想法,就开始在私下里琢磨。衣服下摆做成大转盘,上面粘上纸扎的荷花。“地游子”表演中彩盘上搁的是油灯,活动起来不方便。会焊接的父亲就拿干电池和铁丝自己做成个小电灯,藏在荷花中,晚上表演的时候接通电源,演员们披着代表水和叶子的翎子,哼着民间小调,迈着“小踮步”轻缓前行,手中做出各种动作,灯光从纸荷里透出来,营造出些烟水迷蒙的气氲,看得人又惊叹又好奇。

  “晚上演起来特别好看,像荷花在水上飘,又有云中仙子的感觉。”胡碧峰微笑着回味起当时的情景,“而且刚开始演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荷花是怎么亮起来的,都诧异地惊叹,感觉特别神奇。”

  西峰区的年是要过到正月二十的,这也是全国独一无二的习俗。传说是在清代,有位公主要来庆阳过元宵节,途中遭逢战乱,耽搁了些时日,当地人为了等待公主到来,“年也就过到了正月二十”。

  腊月初十左右,几个人自发拉一个小班子开始排练荷花舞,二十三开始“送社火”,走村串巷,十分热闹。“那时候的荷花舞演出队伍就六个人,最多时候也就八个,道具都是有说头的,云盘象征甘霖,云朵象征四海太平,灯盏象征五谷丰登,荷花象征祥和润泽。”胡碧峰说。

  荷花舞的队形也有讲究,龙摆尾表现出农耕民族对主宰降雨的龙的崇拜,燕穿梭寓意生机和甘霖普降,剪子股的十字花套队形表示太平。基本动作包括卧于、风摆柳、顺风旗、荷花摇曳等,既有对传统戏剧艺术的传承和借鉴,也注意表现荷花之情态。

  “一场荷花舞大概能持续一个小时左右,有时候一个晚上就要演上两三场,一直闹到十二点。演完了人家会给上一些糖果麻花啥的,图的也就是个吉利和乐呵。”咂摸起当时的场景,胡碧峰依旧兴味盎然。

  正月二十这天的“社火踩街”以前是西峰过年很重大的活动,荷花舞就曾经为一个个春节画上完满的休止符。

  最初的时候,荷花舞是由男演员演的,因为当地有“女不唱戏不剃头不耍社火”的古老传统,后来,人们观念渐渐放开,觉得女子演起来更富有美感,荷花舞就由男演过渡到女演。

  “那时候我姐姐去参加表演,爷爷发现了很生气,把她狠狠揍了一顿,不让她再‘去胡闹’,姐姐很固执,哭着去跟队里说,社火头专门到家给爷爷做思想工作,还把他‘训了一顿’,后来爷爷才同意了。”

  姐姐的荷花舞,一直演到嫁为人妻以后。

  那时候,能演荷花舞,他们觉得是“很光彩”的事情。

  胡碧峰一直称为“演”,而没有使用“跳”字,是有他的道理的。荷花舞的动作偏于轻柔,小踮步更是作为一个很重要的特色一直延续下来,舞姿轻盈飘逸,淡然灵动,即使是旋转也是平缓而优雅的。

  胡碧峰说,那时候荷花舞的服装表演程式就是不尽相同的。有的没披翎子,手里拿着荷花,有的手空出来变换出各种动作,后来也有头上戴着荷花,荷叶从衣服上伸出来的,或是直接把衣服下摆做成花瓣的样子,转盘变小了,整个呈现出荷花的形状。

  有些人还是很怀念记忆深处社火上的荷花舞,专门找到胡碧峰和同样记得老荷花舞的郑拴香打听,还曾有人尝试过尽量恢复一些旧的元素,但始终是与往日不同了。

  一种情结

  庆阳市青年艺术团团长郭文博是一个“有心人”。

  在他经营的“陇上风情文化园”中,到处都可以看见宣传庆阳文化的字样:“中国荷花舞之乡”、“中国香包之乡”等。他特别珍惜庆阳“最具艺术气质的西部文化名城”的称誉。“庆阳文化底蕴好,只是地方稍微偏僻些,宣传没跟上,我就是想把本土民间艺术发掘出来,把它们推广下去。”他说。

  今年,他又带领他的艺术团班子排起了荷花舞。

  收到郭文博给的音乐和指导意见,青年艺术团的导演王敏就开始排练荷花舞。“节庆上的大型荷花舞主要是靠队形的变换摆出不同的图案,注重的是整体造型,我这次编排荷花舞,更关注的是个人的演绎,通过肢体的动作展现一种美感。”她说。

  这次编排的舞蹈,展现出荷花发芽、结苞、开花的成长过程,伴随着不同的阶段,脸上也会现出不同的表情,人与荷花合二为一,表演者体会和传达着荷花的心情。

  “排练的时候很辛苦,特别是在转完圈以后,有一个立即跪地的动作,稍微一点偏差衣服下摆的荷花瓣就会甩起来,高高低低的看起来就不圆了。”艺术团表演队队长李霞说。为了美感,转圈必须要稳,跪地必须要快,说停就要立刻停下来,舞台上四分钟的短短动作,演员们练了整整一周。

  王敏说,她们第一次登台演出的时候,又忐忑又激动,心一直悬着。

  她们觉得荷花舞是当地的特色舞蹈,如果自己能表演好,那是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也很享受荷花舞带给她们的美感。

  西峰文化馆也比较支持荷花舞的传承和推广。

  张震一说,文化馆专门购置了许多演出服,有大型演出时收回去配发,平时就放在陇上风情文化园,排演荷花舞的团队向有关部门申请,可以免费使用,完了归还就可以了。

  “荷花舞作为我们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舞蹈,富有美感,也有着很深的历史文化意蕴,传承和推广下去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和其他非遗项目比起来,它的现状还是稍微弱了些,特别是在现代舞、民族舞的冲击下,生存空间受到了很大挤压,所以更需要我们做一些工作。”张震一说。“希望院校的舞蹈课上能够给予一些关注,政府部门也尽量借助街会和一些文化活动,大规模推广。”

  当然,也有人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在传统的社火中寻找生命力。

  “现代舞台上的荷花舞虽然还叫荷花舞,但毕竟丧失了些原汁原味,已经不是那种感觉了。”有人说。

  他们很怀念多年前观看荷花舞表演的情形,“跑地摊子耍社火的,哼着《扬燕麦》,头顶荷花,腰生莲叶,脚都包在转盘里面,举着小踮步慢慢挪动,旁边照着自己拿羊油松香做的蜡烛,灯光从荷花里散出来,整个画面有些昏黄,真的就像荷花水上开,仙子云间来。”

  马浩夺跟胡碧峰说:“哪天咱也完全照样子排一场荷花舞看看……”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民间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