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地域文化>  
瘠薄土地上的墨香狂热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30 来源:兰州晨报 点击:0 评论:0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通渭民间对书画的狂热崇拜被学界称为“通渭现象”。

  “当我们的视野无法打量我们的过去,我们便用现代人的功利眼光审视‘通渭现象’。”

  “通渭现象”的背后,暗含着苍凉悠远的历史伤痛。

  萌芽外来文化播下种子

  “很多地方都经历过‘通渭现象’。”甘肃省画院一级画师张兴国说,通过“科举制”跳出农门,很多地方都曾崇拜过读书人,崇拜过字画甚至字纸。只不过随着经济的发展,其他地方现在已经摆脱了这一阶段。“当我们的视野无法打量我们的过去,我们便用现代人的功利眼光审视‘通渭现象’。”

  通渭人对书画地老天荒般的崇拜,经历了两次大的外力冲击。

  “文革”伊始,来自上海、四川等地的一大批被打成右派的老师来到了通渭。对通渭封闭保守的文化氛围造成了冲击,潜移默化中,年轻的书画爱好者开始接受新的书画观念。

  最大的影响来自鲁迅艺术学院的教授李巍。被张兴国称为“启蒙者”的李巍在文革中被打成右派,将当地人少见的艺术门类和艺术观念带到了通渭,“更重要的是创作观念和对艺术的执著态度”。

  “在通渭的黄天厚土上看着陶器长大,审美经验是粗犷、厚重和大气的。喜欢不设定身份和时空背景,用抽象甚至荒诞的手法表现人在当下的生存状态和悲剧本质。”张兴国是这次外部文化冲击的最大受益者。

  李巍在县文化馆举办了书画学习班,张兴国几乎每天都过去学习请教,“一开始就在专业的路上。”

  张兴国1980年考上了河西学院美术系,成为通渭县恢复高考后第一位考上美术专业的大学生。张兴国的油画作品连续参加了前三届的全国油画展,1997年应文化部派遣赴欧洲考察。尽管有书画崇拜的传统,但在真正的职业选择中,当初很多家长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学书画。吴江的父亲认为学生还是应该学好数理化,将学书画称为“不务正业”。

  张兴国被吴江等后来者称为“先行者”,他的成功让大家看到了榜样。1980年冬天,已在工会上班的王琛通过单位专门租了一间砖房,召集爱好书画的人成立书画学习班,请在高中教美术的专业老师张守忠和刘俊琪过来指点。

  这帮书画爱好者,成长成今天的通渭书画家群体。曹瀚、吴江和安庆吉等年龄相差较大的几位书画家都是在王琛的书画学习班中认识的。

  那年一起学习的十几个人几乎都考上了大学,曹瀚考到了西北师大,安庆吉考到了陇西学院,后来都留校任教。祖籍江苏常州的吴江现在是兰州工业高等专科学校艺术设计系副教授。

  1993年冬天,一批想考美术的学生自发组织,骑着自行车去陇西学院请安庆吉。被感动的安庆吉答应并叫上了老同学曹瀚,两人为30多个学生办了培训班。

  后来,曹瀚的学生毕业后又为通渭的书画爱好者办过学习班。目前,依托全县书画专业老师,寒暑假举办的少年儿童培训班有30多个,每年有1000人次参加培训;依托县书画艺术学校,举办青少年书画艺术培训班,由县职校6名专业老师辅导,每年有300余名青少年参加培训。

  第一次冲击成就了今天通渭籍的书画家,也为所有年轻的书画爱好者做出了榜样;第二次则是市场经济缓慢而持久地冲击。

  “年轻时整天在琢磨自己的风格。”通渭画家呼喜洋现在则一门心思想着去“迎合市场” 。

  一次发现写的《金刚经》和《心经》销路不错,尝到甜头的呼喜洋在2005年以来推开了“度百城千卷万里行——呼喜洋书佛经小楷精品全国巡回展”,目前已卖出去了1000多幅经文。

  “通渭书画家缺少市场营销意识。”呼喜洋说,“啥时候通渭的书画家开始赚外地人的钱,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书画之乡’。”

  近年来,通渭县政府把发展书画事业、开发文化产业列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工作之一,围绕“文旅活县”发展战略,在城建规划、证照办理、税收减免、宣传推介等方面都给予一系列优惠政策,各乡镇、各部门为书画事业的发展全方位提供服务。

  “市场经济不太兴盛,尚未受到外界利益的强烈刺激,人们的兴趣集中而单一,还有心思平静地创作和品味字画,以至于收藏和品味字画成为很多通渭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张兴国说,“‘通渭现象’的背后暗含着苍凉悠远的历史伤痛。”

  探路走出乡村小视野

  “一个县城的主城区竟然有这么多画廊,在骄傲的背后,或许有更深的无奈。”吴江说。

  在通渭县文化广场附近几条主街道上,分布着很多3层楼房,而第2层大多是画廊和装裱店。自张永智的“研耕轩”画廊于1999年底正式挂牌,成为通渭县第一家画廊后,11年以来,通渭县城已出现了116家规模各异的画廊和装裱店,全县年书画作品交易额达5000万元以上。

  占地面积1.86万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其主题是“红军长征”和“中国书画艺术之乡”。广场对面是摆摊卖陶罐和字画的老者,跟前总是有一群人围观;广场台阶前是摆书摊的少年,摊上的字帖和画谱卖得最快;从摩托车上下来,直奔书摊字帖而来的老师,连头盔都没摘,一看就是一个小时。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不知是谁写的,这个对联在西北流传很广。每当给别人写中堂对联时,通渭小学老师安振杰经常会吟诵这个句子。

  11月8日早晨,安振杰翻开他的《书画应酬本》,在11个前来买四条屏和中堂对联的人名后,又加上了梁冠军的名字。安振杰的愿望是在退休后开个画廊。

  在通渭县举办的第三届甘肃省农民书画展上获得3等奖,襄南乡的农民画家孙永国自称“梅兰竹菊四君子职业画家”,理想是做一个陶渊明式的田园文人。

  类似安振杰和孙永国这样的书画习作人员,在通渭县全县有3000多人。而农民画家的作品都是传统的文人画。“只受到了启蒙,绘画方式无本土特色,无原生态力量。真正的后续力和凝聚力得看本地自发产生的循环力量对外地文化辐射力。”吴江说。

  通渭县政府正在围绕温泉城和红色旅游业的开发建设,继续扶持书画产业,开辟旅游文化消费市场,以旅游带产业,以产业促发展,不断延伸红色旅游、书画销售、温泉洗浴、休闲度假、餐饮娱乐等消费产业链,进一步拓宽通渭书画与外界交流、合作的空间。

  “通渭县书画产业尚处在起步、探索、培育和发展的阶段,书画产业规模小,层次低,城乡发展不平衡,在县域经济活动中,还处于边缘、补偿的位置,书画艺术的普及率和群众参与的广泛性比较高,但精品名家和领军人才少,艺术创作的整体水平需要进一步提升,书画市场的管理有待进一步规范。”通渭县书画院院长张晓燕说。

  “除了市场营销和宣传,‘艺术之乡’还是要出真正的好作品。”吴江说,“没有书画艺术前沿的学术研讨,缺少理论家对本土的研究和批评。没有批评就很难有好作品。”

  黑石头村孩子别样的美术课

  “走出去”,在通渭县城长大的王大伟一直这样要求自己。

  王大伟难以忘记自己在“两个世界”的经历,即他在通渭乡下教书和在北京上学的不同经历。

  2005年在南阳师范学校美术系毕业后,王大伟来到通渭县襄南乡黑石头村小学教美术。

  课堂上就通知了让学生下节课带上颜料和彩笔。第二天上课,王大伟感觉气氛很诡异,先让没带的学生举手,发现没有人举手,又让带的人举手,只有一位小女孩很自信地举起手来,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易拉罐,倒出了4管干瘪的颜料。

  从此以后,王大伟利用当地材料开始教学生美术课。捡各种颜色的树叶,摘花瓣,组织各种图案;将当地的红土和成泥,做各种雕塑;课外活动时将20几个喜欢书画的学生组织起来,给他们提供画笔和颜料,免费办书画学习班。

  在黑石头村,还有一个画面在王大伟的脑海中挥之不去。2006年夏天,王大伟出去写生,碰到一个女孩背着一捆收割的小麦在狭窄的山路上往上走,架子车停放在山梁上,看见陌生人,小姑娘腼腆地笑了。“单纯的快乐和满足,苦难或许愈加深刻”。

  “一定要走出去”的王大伟在2007年3月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继续教育学院,学习中国画专业。“原来书画艺术是这样的,在北京学习的2年时间比在乡下写生的10年更重要。”

  在北京上学的2年时间里,平时上完课就去写生,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周末几乎都在美术馆和博物馆参观,周末美术馆还没开门就揣着两个馒头等着了,一蹲就是一整天。“很震撼,疯狂的两年,也是异常痛苦的两年。”

  王大伟说的“痛苦”主要是指抛弃“画得像”的旧观念,接受全新的艺术理念。“用批判性的眼光对待自己的作品。用自己敏感的眼光,将自己的感受和内心世界表达出来,抓住常人不留意的地方。”

  2009年1月,王大伟毕业后来到了通渭县书画院做专职画家。每次全国的大型美术展览都会出去看,今年9月专门去北京看了第4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先练一段时间,我终究还是要出去的。”王大伟说。

  11月7日上午,王大伟拿来了自己买的《梵高书信》,换着看张亚晓买的《梵高传》。

  张亚晓在通渭县博物馆画油画,笔名“诗意的家园”。画室的花盆里插着3年前冬天写生时折的干葵,张亚晓一直喜欢梵高的《向日葵》,“喜欢梵高在苦难挫折中用自己的漩涡式画法构筑的自由世界”。

  张亚晓盯着立在干葵旁边的油画,拿起画笔,犹豫了一会又收回去了。

  “画不下去了。”张亚晓这幅名为《风的思念》的油画在今年正月就开始创作了,灵感来自去年秋天一个人在乡下写生时碰到的情景。“当初很震撼,感觉作为一个通渭人一生的体悟都汇聚到那一刻了。憋了几十年,一直想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

  这个情景一直在张亚晓的脑中挥之不去:入秋,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刚下地回来,从葵园经过,熟睡孩子的脸藏在母亲的怀里,衣着粗糙的母亲的脸被头巾遮着。这是收获的季节,日子还是一如往常的艰辛。构成式的抽象云朵向地面袭来,又向远方飘去。画面上母亲走在熟悉的小路上,而未知的路途上,打工的父亲也在苦苦探索着一条让儿子体面地走出去的途径。

  作为构思中的向日葵,几个深黄的斑点牢固地粘在画面上层,颜料聚在一起,无法化开。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地域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