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出版>出版动态>  
陇南作家王彦青文集《回望琵琶洲》出版发行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6-11-18 来源:西北文学网 文清 点击:0 评论:0



  书号:ISBN978-7-5460-0737-3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5)第209222号
 

     甘肃省陇南作家王彦青(笔名燕青)的文学作品集《回望琵琶洲》由成都品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编辑,黄河出版社出版发行。
 

  《回望琵琶洲》综合文集是作者的第一部作品集,系“嘉陵江文学丛书”之一。该文集共收入作者近年来创作发表的散文40余篇,约18万字,按体裁大致分作《心灵乾坤》(小说)、《人生感悟》(散文)、《阅读随感》(评论)、《古道传奇》(民间故事)四辑。作者以酣畅娴熟的文笔,通过鲜活生动的语言、情境相异的场景、个性分明的人物、真切传神的细节,将山村生活和单位机关的玄机展示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品读之余,让人油然生发出对家乡的热爱和自豪,牵发起我们对亲人的一腔思念和感恩之情。
 


 

  王彦青,男,笔名火燕子、燕青,生于六十年代末,大专文化,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陇南市地方民俗文化研究会和陇南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现供职于甘肃省陇南市两当县某政府机关。先后在《驼铃》、《飞天》、《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陇南日报》、《开拓文学》、《陇南文学》等省、市、县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十多万字。短篇小说《寒露》和民间故事《望娘潭》分别获首届“两当文艺奖”二等奖,散文《山那边是我的家》获首届“两当文艺奖”三等奖。2009年5月,纪实文学《灾难让生命更坚强》被陇南市委宣传部、陇南市文联评为全市“弘扬抗震救灾精神,加快灾后重建步伐”优秀文艺作品,并获首届“两当文艺奖”特等奖。散文《情醉黑河》被中国散文学会评为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一等奖,并入选《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1年12月,小小说《废纸》获得《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优秀作品小小说类一等奖。2011年12月,散文《春风荡漾的村庄》获陇南市“移动杯.我眼中的灾后重建”征文三等奖。2012年4月,散文《二婆轶事》获《散文选刊》全国散文奖三等奖。2012年6月,短篇小说《寒露》获陇南市首届人口文化艺术节优秀文学作品奖。
 

  说说燕青这只“羊”/澄碧
 

  生肖属羊的王彦青(笔名燕青),是我两当县的文友。
 

  两当和我所在的徽县是山水相依的邻居,是陇南人口最少面积最小的县,但这个陇南最小的县却是谁个也不敢对它小觑,其中原由除了它留给人的小巧玲珑、小家碧玉等自然的印象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它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沃土。
 

  生长于两当那个叫西坡的山洼里的王燕青这只“羊”,真是幸运——被嘉陵江水滋润得地肥水美山清水秀的西坡琵琶洲,是唐代御史吴郁的故园,吴郁与杜甫为挚友,据传杜甫当年流寓陇南时,曾到琵琶洲专程看望吴郁,未能相遇,留下长诗《两当县吴十侍御江上宅》。燕青这只西坡“羊”自幼到大啃吃着西坡上的盈盈绿草,耳听着嘉陵江水的涛声细语,诗圣播撒的文脉于不知不觉间便浸润其羊骨羊髓里,这不是天降的幸运是什么?
 

  提到一个人的属相,我常常忍不住会将这个人的性格脾气与他属相对应的动物相联系。在中国的历书中,羊是最富温情的属相。属羊的人脾气温顺、举止优雅,为人正直、亲切,有极好的命运,体质强健,适应性强,善于游走。福运之星总是向属羊人微笑。燕青长相俊逸,貌赛潘安;性情和婉,长于交往;家有娇妻,爱女争光。拿历书中的那些个说辞去比照燕青这只“羊”,嘿,还真是八九不离十哩!
 

  和燕青的结识,是在2011年十一假期徽县两当两县文友的一次交流活动中。那次活动的起因是我从《陇南日报》上读到一篇写云屏风光的散文,对山水的向往,催生出我去云屏一游的渴望。当时云屏景区尚处于旅游开发的起步阶段,山路崎岖,人地皆生,怎样去呢?文弱书生,有困难只有找文友。翻阅博客,看到有个叫火燕子的作者不单是两当人,而且写的东西也和我一样,土腥气扑鼻。辗转一番终于联系上,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亲切很率真很热情。晚秋时节一个秋高气爽的上午,我们一帮徽县文友包租一辆小面包车,如约赶往两当。人见人的第一感觉是很微妙的,要用语言确切地说出来很难。说实话,在两当桥头第一眼看到王燕青,我就有了相见恨晚之感,内心里很执拗地认定这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一天的交流过程中,燕青对文友们热情似火,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无微不至。不只让他朋友开着私家车负责接送,不只偕了夫人来陪我们,还喊来一位家在云屏的女作家给我们做导游。燕青一路不厌其烦,额头上汗水渍渍,跑前跑后,能涉足到的景点都要让我们逐一领略。那时候,通往云屏的路还没有硬化,特别是去黄疙瘩景区的路坑坑洼洼,中途车辆无法通过,只好下车步行,秋阳高照下,燕青陪着我们徒步十多里,脸上自始至终洋溢着温和的笑。傍晚回到两当县城,燕青又拦下我们,在酒店里尽情尽兴地品味土产的“果老仙酒”,让我们在云屏山水的微醉里大醉而归。
 

  自那次云屏之行以后,我和燕青便你来我往,交流日益增多起来,事实也在一遍遍地印证着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相同的出身,相似的经历,同样的待人坦诚宽厚,同样的业余文学爱好,使我们的情谊美酒一样甘绵、清纯而浓厚。有一件事特意要在这里提出来表示一下对燕青的感谢,那就是通过燕青的牵线,我们和陕西凤县文友架起了交流的桥梁,将徽县文学圈对外交往的范围扩延到了省外。
 

  时光就像嘉陵江的水,太阳下波光潋影的晃动里,一晃就是四十八个年头,在公元二零一五年农历乙未年将燕青这只“羊”晃进了本命年里。出于对数十年业余写作的一次总结与回顾,燕青的处女文集《回望琵琶洲》在朋友们的翘首企盼与千呼万唤中,在他生命历程的第四个本命年里,也总算是拿出来示人了。
 

  燕青的业余文学写作,发轫于20多年前他在县志办公室工作的时期。学生时代萌生的文学芽胚,在那个时候开始绽放出第一片绿叶。后来进入计生部门工作,干的是办公室文秘,工作性质依然与文学写作十分贴近。这个时期,尽管工作忙碌,但他以计生为题材的文学写作却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散文《情醉黑河》被评为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一等奖,并入选《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小小说《废纸》获得《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优秀作品小小说类一等奖;散文《二婆轶事》荣获《散文选刊》全国散文奖三等奖;短篇小说《寒露》获陇南市首届人口文化艺术节优秀文学作品奖。先后被中国散文家协会、甘肃省作家协会和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吸纳为会员。这些成绩的取得,也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燕青这只“羊”的坚韧和不屈。
 

  客观地说,燕青的写作成果谈不上丰硕。他的写作让我眼前浮现出了多年前看到的邻家妇女挤羊奶的情景:要用手一遍遍不停地捋羊的乳房,捋一下,才会有一股乳汁滴入搪瓷缸子里。燕青这种细水长流式的写作,是不是也和他属羊有关呢?而这本文集的出版,对燕青那挤奶一样艰辛的写作而言,如同搪瓷缸换成了圆木桶,奶汁还是那个奶汁,但味道却少了腥膻,多了醇香。
 

  收入《回望琵琶洲》中的40余篇文章,按体裁大致分作《心灵乾坤》(小说)《人生感悟》(散文)《阅读随感》(评论)《古道传奇》(民间故事)四辑。约略翻阅了一遍,我觉得文集的重心应该是在前两辑里,作者文学才华的亮点也闪烁在这两辑里。《心灵乾坤》收录的小说尽管只有四篇,而且除了《寒露》篇幅稍长些,其余都只能算是标准的小小说,但从燕青这几滴吝啬的“奶水”里,我却品尝出了别样的味道。燕青以酣畅娴熟的文笔,通过鲜活生动的语言、情境相异的场景、个性分明的人物、真切传神的细节,将山村生活和单位机关的玄机展示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在《人生感悟》中,作者敞开爱家乡、爱亲人的情怀,胸中生云雾,笔端吐祥云,尽情尽致地挥洒出一组如诗如画的山水田园小品和缅怀亲人的感人乐章。其中不乏值得一读的好文章,如《我眼中的云屏》《山那边是我家》《情醉黑河》《回望琵琶洲》《回眸白水江》《情醉嘉陵江》《醉美黄疙瘩》《春风荡漾的村庄》《故乡三月醉桃花》《静静的王湾》《灵官峡的秋》《小城春秋》以及《感谢远在天堂的外婆》《有关二婆的那些事》《病中的父亲》《九州,我永远的伤痛》等等,品读之余,让人油然生发出对家乡的热爱和自豪,牵发起我们对亲人的一腔思念和感恩之情。至于最后一辑《故道传奇》,虽然看似一组民间文学作品,实则是对前面那些山水文章以传统方式作出的另一种诠释,是对自然山水涂抹的古典中国颜色。
 

  几种文体的相融,使燕青这本文集显得色彩斑驳,给人几近于零杂的印象。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情愿从燕青的“羊”性上去找理由,据说羊食很杂,木本草本、酸甜苦辣,各样都要吃一点,连周身生刺的藤蔓也不放过。属羊的燕青在写作上走向杂家,也算是在情理之中吧。
 

  最后,套用一句两月多前泛滥的满马路乱窜的俗语送给燕青:祝燕青这只西坡羊在羊年里三羊开泰、喜气羊羊、羊年写出洋气文章!
 

  后记/王彦青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来自贫瘠的黄土地,跟所有钟情于文字的人一样,从小就作着一个与文字有关的文学梦,尽管故乡的大山层峦叠嶂,但却无法遮挡我痴迷文字的梦想。是文字伴我度过了多灾多难,苦闷彷徨的童年,是文字成就了我,温暖了我,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而多彩。
 

  因为对文字的偏爱,在学生时代,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在课堂上作为优秀作文讲评,数理化则多数时候都很难及格。其实,我喜欢读书,尤其喜欢看文学作品,是因为母亲和父亲的影响。童年的小山村,一家人最欢乐的事莫过于在昏暗的油灯下围着一个大蒲蓝,一遍挼包谷一边听母亲讲故事,《西游记》和《聊斋》里的一个个故事被母亲讲的绘声绘色,诱发了我对文学的无限向往。睡在土炕上,父亲关于家乡山水和人情世故唠唠叨叨的讲述为我的写作提供了不竭的源泉。1984年6月,我初中毕业后被父亲迫不及待的叫回家,在父亲的眼里我当时是一个好“劳力”。后来在母亲的鼓动下,我以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考取了县农职业中学,语文成绩高达94分,单科成绩全县第一,尤其是作文差一点就得了满分。我再一次走进了学校的大门,开学典礼上那个发言的学生代表就是我,因为那个热血澎湃的发言稿是我写的,在掌声中走下讲台的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这个人生的拐点,是文字佑护了卑微的我。从那时候起。我对文字充满了感恩之情,对文学满含着敬畏与赤城。
 

  1991年,我的第一篇民间故事《张果老洞的传说》在甘肃省群艺馆主办的《驼铃》杂志发表,那是我第一次在省级杂志上发东西,尽管是被人认为没有多少含金量的民间故事,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作品,但也让我激动失眠了好一阵子。就在这一年,在县计生委干了一年临时工的我通过地区考试被招聘为临时计生专干,我用收到的三十一元稿费买了一双皮鞋,冥冥中是文字带给了我好运,我暗自想要穿着这双皮鞋,在文学的道路上坚持走下去,不管它是平坦的还是坎坷的。
 

  在接下来的十多年来,我却像一个害羞的小男孩,一直徘徊在文学殿堂的门口,一方面是天生愚钝,一方面是懒堕散慢,所以几乎没有拿出一篇像样的可以称之为作品的东西。2008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5.12汶川大地震给所有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这一年,我的小小说《废纸》在市文联《开拓文学》和县办刊物《红叶》刊发,反映“5.12”为题材的纪实文学《灾难让生命更坚强》《情漫嘉陵江》先后在《开拓文学》《陇南日报》刊发并获奖,让我再一次感受到文学的价值和魅力。随后我的散文《我眼中的云屏》《情醉黑河》《山那边是我的家》陆续在《陇南日报》发表,从此我的生活与文学和写作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生命是一次艰难的跋涉,在这个独一无二的旅程中,文学是表达情感,寄托哀思,讴歌家乡的最好介质,当然文学还有一个毋庸置疑的作用就是记录历史,记录一段段难忘的情感历程,记录亲情的点点滴滴,记录故乡的沧桑变迁。我常常在想,为什么要写作?文学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们对文学与写作到底付出了多少?当那一篇篇真实而深情的文字变成铅字,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那种欣慰与自豪、激动与富有是一般人无法想象和体会的。文字带给我的那种快乐与满足,让我坚信文学是神圣的、高贵的,无关风花雪月,无关贫富贵贱,无关功名利禄,无关成败得失。我始终认为,每一篇作品都是一个新的生命,就像自己的一个“孩子”,我有责任将他们梳洗打扮好,争取把他们嫁出去。只有真诚的对待文字,用良知和真情去写作,才是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应该有的品质。
 

  说实话,我原本没有打算出作品集,因为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数量还比较少,有些东西还比较单薄,缺乏文学性、艺术性强的厚重作品。但是在文友的鼓励与“怂恿”下,我无法抗拒这种诱惑,草草整理出一本书稿,权当是本命年里一次小结,孩子再丑也是自己的血脉,我没有理由诋毁她,也许正应了孔子的那句“无知者无畏”的训诫。当然,我从心底里真诚的感谢给予我力量和支持的各位领导、老乡、亲戚、同事和社会各界新老朋友,特别是感谢此套丛书的主编、陕西省凤县羌学研究会会长袁永冰先生在作品出版中的辛勤付出,感谢在文稿整理中给予鼓励帮助并作序的甘肃省陇南知名作家、徽县作协副主席澄碧先生,感谢原甘肃省两当县文化局局长、甘肃书画家协会理事、书法家李明禄先生为我题写书名,感谢挚友两当县君云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两当县书协副主席赵军荣和甘肃省乡村名中医、诗词作家冯元清先生(著诗文集《行吟故道》)在文集出版期间给予的无私帮助。
 

  由于自己才疏学浅,天生愚钝,文字生涩稚嫩,错字病句和遗漏失察在所难免,谨请各位老师和读者不吝赐教斧正为感。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新闻出版>出版动态>>>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