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魅力甘肃>地域文化>  
兰州草根摄影家讲述《视觉·兰州》
文化甘肃网 发表于:2013-08-19 来源:兰州晨报 点击:0 评论:0




《视觉·兰州》
 

  在百余幅影像、十余万文字的《视觉·兰州》里,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兰州。

  “大视觉、大美术”的理念赋予这部画卷“全新”面目,在这里,没有丝路明珠、军事重镇那些曾经的辉煌,只有个性、现代、时尚这些细节贯穿始终。

  摄影吴平关和文字张发栋,是两个老兰州。镜头下和笔调中,糅杂的是他们对这个城市的爱与“恨”,以及草根阶层对兰州的认识和判断。

  8年的打磨

  吴平关和张发栋决定做这件事,更多的应该归于一股冲动。

  因为摄影人的角色,吴平关觉得实在无法忍受那些充斥于书架的关于兰州的文本,“那就是纯粹的明信片摄影,是追求外表漂亮的东西,浅层的说明文一样的文字根本没有把这座城市的灵魂说透。”吴平关说话从来都一如他的个性:率直干脆。

  吴平关看不起的那些“东西”,他认为它们缺少了“(一个人)内心对这座城市的认识和判断”。

  作为吴平关的好友,文字爱好者张发栋也有同样的感受。“生活在兰州四十余年了,经历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变革和建设过程,也许是身在‘庐山’的缘由,似乎变得嗅觉不灵了,视觉也麻木了,加之多年来我们所能接触的近似画报或旅游类推介的摄影模式,让我有种深切的感受:我们这座城市已经没有了或者说正在失去自己的个性。”

  碰到一起时,张发栋和吴平关聊着聊着就会扯到这个问题上。

  一次,张发栋巧遇了一位旅居美国20多年的兰州人来探亲,闲谈中,朋友惊叹于兰州的变化速度。“真想把这些变化带回去慢慢地了解。”现在,张发栋觉得朋友的这一席话,有种“导火索”的作用,将他们积聚的冲动延伸为创作上的激情。“我们自己能不能从另一个角度描述兰州,真正体现这座城市地理与人文的个性?”

  一拍即合之后,等到《视觉·兰州》正式面世时,已是打磨了8年时光。而它聚焦的是2010年6月到2011年6月的兰州。

  吴平关想通过他的镜头,呈现他内心那个时尚、艺术、文化的兰州。“我的出发点之一就是从视觉上,艺术化地、非常个性化地展示兰州。这里的个性化就应该是作者自己对这座城市的思考与把握。”吴平关说。

  在这座城市里,吴平关的名气和他的作品面对两种截然不同的礼遇,一面受到极高的推崇,另一面会有“啥也不是”的说辞。洮砚雕刻家阮煜兴属于前一类,他觉得吴平关是个喝了磨刀水的人。“很自然,很平民化。”阮煜兴说《视觉·兰州》里的那些影像,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个是兰州。”

  按张发栋的话说,《视觉·兰州》将那些日常生活中杂陈的片段连缀,并用感光凝聚出城市细节的五光十色。

  在新锐影像评论人张畯眼中,《视觉·兰州》“是一种混杂着作者对这座城市很矛盾的情感的表达。”张畯说不同于镜头下时尚的、杂糅的、很江湖的兰州,《视觉·兰州》中文字的介入应该说是第一次以个人的形式、以体验性的文字解读了一座城市。

  全新的视觉

  吴平关的镜头,第一次聚焦于时尚,定格在展现时尚元素的一个出口——橱窗。

  要找到这座城市的时尚风向标,张掖路步行街少不了。现在,如果有人坚持“摄影是真实的”,吴平关多会持不同的认知,实践并探知摄影多年来,如今的他,会坚持“镜头语言有时候能骗人”的观点。“镜头定格的,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完全呈现。”这一点他有深刻的体会,在拍摄那一张张呈现着华丽、奢侈、前卫、时尚的影像时,他见到了隐藏于城市中太多的无序和不文明。

  “它们代表的是当下的一种感受,除了呈现时尚元素之外,最主要的是我个人心中认可的那一部分(真实存在)。”这是吴平关时尚影像的背后意义。

  在《视觉·兰州》里,铁桥占据了不少篇幅。这次,在吴平关镜头中,看不到完整的铁桥,铁桥的一个部件、铁桥上的一把誓言锁、以铁桥为背景相拥的一对情侣……跳动百年的钢铁脉搏,以这样的形式被做以细节化诠释。

  “只要是兰州人,都对这座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在里面。”就在前不久,吴平关的摄影作品《百年铁桥:兰州中山桥维修加固工程纪实》正式出版。从文字记载看,自1909年铁桥建成至今,共有9次维修加固,最后一次是在2010年,这一次,吴平关受邀全程记录拍摄维修加固过程。对于吴平关的这部摄影作品,外界有评介认为“早已打破影像的纪实功能,如同诗以言志,他的摄影已经回归‘本心’。”

  吴平关说铁桥是这座城市最值得一提的“地标”。现在,吴平关总慨叹于铁桥又一次恢复了“禁止机动车辆的通行”的措施,因为他觉得这座桥再也经不起各种折腾了。

  “他们的空间”——记录赵俪生、段文杰、王沂暖等多位已经离世的大家的影像,受到张畯的极力推崇,他甚至觉得这一块完全可以单独成书。“他们是这座城市的灵魂,这一块内容鲜见于其他关于兰州的文本,很珍贵。”

  上世纪90年代,吴平关加入了一次“抢救性的拍摄”活动中,目标是那些当时年满60岁的、在某一领域内有卓越成就的人,目的是留下这些人的影像。

  “在赵俪生先生家拍摄时,老先生家里一幅檀香木柜子的镜子是残破的,里面有段无以言说的故事。”吴平关抓拍了赵俪生指着破镜子讲述故事的一个瞬间。时年80岁的赵俪生谈及往事的那一刻,却是满脸笑容。在吴平关看来,这是如赵先生这般经历过并看透了一切的大师们才能做到的一笑而过。

  同样的震撼来自于段文杰。影像中段文杰伸着右手的三根指头,清瘦的容颜呈现着执著和坚定。图片的说明是“如果条件允许,我愿在敦煌再干三十年”。吴平关说,这是当时已经81岁的段先生的原话,他抓住了老先生说这句话时一刹那的神态,包括对敦煌的深切依恋。

  书法家何裕先生的影像说明文字是“最终能留下来的,都要经过历史的精选”。事实上,这句话只是何裕原话的一部分,吴平关隐去了另一部分。对于《视觉·兰州》之“他们的空间”选择人物的标准,吴平关只强调了一点:默默奉献的接地气的令他自己敬佩的人。比如何裕。“曾经只有一面之缘,后来一个部门做公益需要题一幅字,我推荐了何老并登门索字,何老一气写了几幅并无偿提供。”

  吴平关说他不管外界如何评介何裕先生,在他眼里,何裕先生就是令人敬佩的大家。还比如王沂暖,这位并不被更多普通人所知道的老先生,实乃我国知名的藏学家。

  思索的文字

  抛却冠冕堂皇的“官方文字”,以平淡质朴的文字和曲折迂回的方式,从表象切入到生活的实质。这是张发栋自己给《视觉·兰州》里的文字定下的要求。

  “要完全理解《视觉·兰州》,首要一点需明确在这里,文字并非影像的简单的旁白,而是先情动于中而后形之于言的。”张发栋强调说。

  在《视觉·兰州》之“兰州文化地图”中,张发栋选择了省博、省图、敦煌研究院、碑林、文庙等10处文化景点。在这里,他的文字完全体现了其坚持的不要“宣传”意义上文字的理念,表达的是一个普通人对这些文化景点的认知与情感。在描述敦煌研究院的文字里,张发栋用不少的笔墨写了常书鸿先生,结尾处张发栋抒发自己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大家的尊崇。

  在《视觉·兰州》中,追源溯流的文字背后透露着来自草根的智慧和狡黠。在“茶在生活中”,文字从众说纷纭的中国饮茶起源说起,一段历史的追溯后直接切入兰州的饮茶历史。“地道的老兰州人喝茶,最早是取一种名叫茯茶的团片一小块,掷进盛有清水高约20厘米的砂泥罐,俗称罐罐茶,再将罐放到土炕沿边的火炉上去熬,就像熬中草药一般,等茶汤滚沸,倒少许至茶盅,呷一口,因茶汁浓酽,其味苦涩……茶象征着智慧与控制,它越抿越清醒,越抿越冷静,浑浊的世俗中渐渐多起以茶来行道、以茶来雅志者。”

  对于文字表现追求,张发栋说,“表面上看似平淡,心情看似闲适,笔调看似曲折,其实它潜隐着自己对兰州方方面面近五十年沉静的思索,以及性情真实的流淌。”

  画卷文字的与众不同,还体现于一种“婉转的批评”之中。白塔山公园前的一个只有十来秒的红绿灯、曾经绕城跑的“大辫子——电车的取消……以迂回的表达形式,张发栋指出了“不足”。

  土生土长的兰州人,像吴平关、张发栋,都对于这座城市怀有一种矛盾而复杂的情感,用吴平关的话说“爱之愈深,‘恨’之愈烈”,然而即便是“恨”,也全部缘于草根们质朴真实的爱,一部《视觉·兰州》理应是这种情感最好的注脚。 

文化甘肃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文化甘肃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文化甘肃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魅力甘肃>地域文化>>>



Copyright 2011-2012 WenHuaGanSu.com.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5003311号-1 主办:甘肃尚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